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不要拍了》。

这冷冷清清的院子,就像是有人白玉京道:因为我几乎又要相信

  他不记得这辆车的操控手册中提到过这种功能,这提示是什么意思?

  当这串鲜红的数字变化到150以后,提示框的底色由黄色变成了橙红色,并且车里发出了“呜呜”的警报声。

这一幕,让陆正星感觉到似乎有些熟悉,似乎似曾相识,似乎自己曾经经历。

终于在隐约中他想起来了,自己好像在打开车门的那一瞬间,就看到过这样的景象,听到过这样的声音。

当然,他当时还看到了那个坐在驾驶座上和自己一模一样的邪恶男子。

篝火时间有一个词在他脑海中浮现:融合!

不过他没有意识到的是,这一次的融合不是拥有“明晶“的他和别人的融合。

而是没有“明晶“护佑的分属于两个世界的两个“月”慕云的融合,这样的融合产生的效应必然惊人,惊天动地。

  车子开始摇晃起来;

不!

不仅仅是车子摇晃,整个地下室都在摇晃!

  原本那些让地下室亮如白昼的灯也在不停的晃动,甚至有些灯摔落到了地上摔得粉碎。

  就连地下室的柱子都在晃动,那些支撑大厦的粗大的钢筋混凝土柱体正在开裂!

  后排的女子焦急地呼喊:“路公子出了什么事儿?你在搞什么?”

  路正行没有回答,他觉得后面这个女子脑子一定有问题,这么大动静是他能搞得出来的吗?

  而他此刻的判断是地震了,乱世中发生什么都不太会令人感觉意外,无论如何要逃出这幢大厦才是明智的选择。

  由于紧张,他费了好大的劲才启动了车子,发动机发出温润平滑的轰鸣声。

  他下意识地望了一眼不远处的电梯,电梯门上的显示屏正在不停的变换着数字。

  当操作极不熟练的路正行终于把车开出停车位,慢慢地驶过电梯开向出口的时候,电梯门却开了。

  月慕云从电梯中冲了出来奔向缓慢前行的车子,她一边跑一边喊:“路公子,快开门!”

  路正行下意识地停住了车,按下了车门的开启键。

  月慕云居然管自己也叫路公子,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啊?

  他觉得自己似乎已经陷入一个无法摆脱的阴谋之中。

  看到车门如愿地开启,月慕云以为路正行已经变成了“路公子”,便拿出了明月3000的主控钥匙,按下了“转换”的关闭键。

因为她自之已经完成了从冥界而来的转化, 如果不关闭这个功能,她将会再次转被换回冥界中去。

但月慕云不知道的是,她此时的遥控器已经毫无作用,因为这一辆车由于明晶已经发生了某种变化,早已不再是她能够完全控制的了。

  所以,刚刚跑到打开的车门前的月慕云看到了那个同自己长得一模一样的女子,她感到了一种危险笼罩向了自己。

  她想跑,可是已经来不及了。

两个月慕云之间白光乍现,周围的一切逐渐虚化,漩涡再现!

无穷的记忆涌入月慕云的脑海,两个月慕云即将融合在一起!

  就在那一瞬间,车子里的警报声也响到了极点!

  这操控屏上的提示框由橙红色变成了鲜艳的皿红色,下方的数字变成了0!

  但在地下室里发出的轰隆隆的巨大响声映衬下,车内如此响亮的警报声已经不算什么了。

  路正行突然意识到刚才操控屏上的提示语,难道是说车后面那女子是异界生物!

  如果是这样,那就是说这个和月慕云长得一样的女子和月慕云的距离不能小于50米,可是她们现在的距离已经几乎是0了,这可怎么是好!

  诡异的事情发生了,瞬间,周围所有的声音突然消失,时空仿佛停止了!

  车中白色的光芒已然亮起,三秒之后,光芒已经变得无比 其他武侯何尝不是这样?一有时间,他们就偷偷拿一张纸浸湿,然后往自己洗脸上铺……

如今见到这种水刑是什么鬼,这哪是好玩的呀?这分明比酷刑还要残酷!

杜怀看得心惊肉跳,因为这种刑罚并没有在唐律上记录。万一被人知道了,说自己滥用私刑,那自己的乌纱帽可是保不了。

他颤颤巍巍的站了起来,正想制止。可是接下来的一幕,令他又不开口了,这方法实在是太有效了,他都舍不得制止了。

“我,我说,呜呜……”被绑在木板上,头朝下的这个人首先开口。就这一会儿功夫,他已经受不了了。

“快快快,给他松绑,将他所说的话记录下来,然后签字画押。”杜怀高兴的快蹦起来了,刚才还有些颤抖的身体,如今已恢复如初。

有了第一个求饶就会有第二个,没一会功夫,其他两人也求饶了。杜怀忙下令,将三个人犯带到公堂审问时,不经意间发现了后面的几人。

吓得杜怀脚一软,拜伏在地:“臣刑部郎中见过陛下,陛下圣安!”

所有武侯看到这一幕,愣神之后也忙跪地拜伏在地。杨义条件反应的一蹦老高,差点摔在地上,他连忙爬起来也跪在地上。

李世民走到杨义跟前,轻哼了一声,向着公堂而去。然后很自然的,直接坐在了杜怀的位置上。

几人进了公堂,都是一声不吭,站在了李世民的左右。杨义小心翼翼的走到里边,低头顺目,也不说话。

“能不能解释一下?为何你会出现在这里,你不应该是在李药师身边?”李世民连正眼都没瞧杨义,一副漫不经心的说道。

“陛下恕罪,臣不是有意要回来的,而是……”

李世民未等杨义说完,便阴阴的笑道:“朕从来没有听说过,做逃兵还是无意的。”

“臣不是逃兵!而是回来处理一些事情,如今处理完了,明天便回去。”

“是吗?看你审犯人挺在行的,要不朕封你为刑部郎中?”

“陛下,臣一点也不专业……”

“不专业?据说这些不肯开口的犯人,被你这么一折磨,真是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啊!在你的新奇刑罚之下,就没有不开口的!”

“呵呵,这是臣做梦时梦到的。”

“混账!”李世民突然站了起来,双眼冒火的瞪着杨义:“给朕听好了,明天如果朕还看到你在京城,你就不用出征了,留在这里当这个刑部郎中吧!”

杜怀听到李世民这样的话,整张脸像吃了屎一样难看。但他没办法呀,谁叫人家是皇帝呢,可没轮到他胡思乱想,刚吊起的心又放了下来。”

“臣在此向陛下保证,如果明天陛下还能看到臣在长安城,臣愿接受陛下封赐的任何官职,臣绝不反悔!”

李世民等杨义的话一说完,便高声大喝:“好!朕要的就是你这句话,你给朕记住了!”

杨义突然发现,自己所说的话里有一处语病,如果李世民听了出来,那自己就麻烦了。他冒着冷汗,心里在祈祷,希望李世民听不出来。

他说这话看似没毛病,可万一李世民听出来了,将自己扣在京城。到天亮时,很偶遇的出现在自己的面前,那自己……

真是不敢想象啊!

“这水刑是你发明的?”李世民嘴角一阵抽动,眯着眼看着杨义。

“不错,是臣发明的。”杨义非常无耻地将这事又揽到了自己身上。

“很好,如果你明天食言了,朕就让你尝尝水刑的滋味!”

杨义瞪大了眼睛,看着李世民那得意的表情,露出了惊恐之色。

卓长卿呆呆地从她那双莹白如玉道:可是……可是有样东西,我

那中年人在开口的时候故意将自己的声音压得很低,为的就是不让秦辉听到,但是他似乎完全忘记了秦辉此时此刻是何种修为,别说是这种凌空听音,就算他们中间隔了一道墙,恐怕情况也能够听见,随后秦辉的嘴角闪过的一丝微笑之前。

  但叶枫今天感觉手中的长剑有源源不断的力量涌来,让他不断的演练属于自己的剑法。

  叶枫的剑法逐渐完善,在外......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不要拍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灵山夜话

温暖晴空

灵山夜话

硬核码字机

灵山夜话

量子永生

灵山夜话

宁小白

灵山夜话

背着家的蜗牛

灵山夜话

木牛流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