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玉兰殿》。

””叶开皱眉道:“他为什么要逃?他看见了什么?”沈三娘咬小仙女道你现在才知道,不嫌太迟了么?"小鱼儿笑道:"但你也

说完,甄宝卿就去招待其他的客人,张成也发现不管是谁,那位甄大小姐都是一张冷脸,十分模式化的问候。

坐在那里,不过一会儿一个穿着旗袍的女人走了过来。

“我靠,成哥,我发现了,你一定就是传说中的吸桃花体质,坐在这里,就有美女主动贴过来,不过她和宝儿姐相比,还差了那么一些,不过一到成你身边都漂亮了不少呢!”

谭江边兴奋的耳语,眼神也不规矩的在房间内的小姐姐们上上来来去去。

张成无语的摇了摇头,不再说话,宋停雪一脸奇怪的看向两个人,不明所以。

这个宴会到底是什么啊,怎么什么人都在这里,看那两个人的样子根本就不是什么大人物,而且脸生的很。

想当初甄宝卿是说古董品鉴会,张成才决定来的,可是看现在这样怎么说都好像是一个慈善晚会吧。

不过90年代有慈善的概念么?

虽然不清楚这到底是什么,但是感觉爱挺有意思的。

在说如果真的是慈善晚那么说不定还能见证一下最早的拍卖呢,毕竟是上流社会的特殊交流场所,应该会又拍卖的吧。

响起前世的参加的晚会,那必然是酒店门口各种豪车,好像是个车站一样。

不过一会,这个房间内就人来人往,熙熙攘攘的好不热闹。

没过一会儿一个可可爱爱的小姑娘跑到了宋停雪的身边,奶声奶气的喊了一句姐姐。

众人的目光似乎又被这对姐妹吸引,甚至有人窃窃私语宋倬雪其实是宋停雪的孩子。

无视了他们的胡言乱语,宋停雪只是自顾自的和宋倬雪玩,知道甄宝卿走了过来两个人打了一声招呼。

“我给大家介绍一下,这位是我朋友张成、谭江边。”

配合着甄宝卿的介绍,两个人急忙起身跟着01桌上的人打着招呼。

“张成?谭江边?噗——”一个年轻男人重复了一下人家的名字,随后忍不住笑了出声,“我说怎么没见过呢,原来都是小老百姓啊。”

张成皱了皱眉,确实这个时代大家取名字很是讲究,尤其是所谓的上流社会,就好像甄宝卿、宋停雪、叶鉴予这样的可以反映出一个家族的文化素养的名字。

而普通人则都是认为贱名好养活,所以他和谭江边的名字起的都很随便。

但是张成觉得自己的名字好歹比建国、建成、建业、建军这样的好吧。

那年轻男人的上下打量着张成,脸上露出了微笑,但是眼神里更多流露出的事不屑和嫌弃的神色。

因为张成这一身打扮,根本看不出一点身价,自然不配合他们坐在一起。

在场的所有人其实家里都不会差到哪里去,索性根本就看不起他们口中的小老百姓。

“Clémentine,为什么让这两个人和我们坐在一起。”那年轻男人还特意用了颤音,似乎是像表现出自己的自命不凡来。

“你是不知道我叫什么么?”甄宝卿冷眼看着那个男人,“你们不需要打探张先生和谭先生的身份,只要知道他们是我的弟弟,是我们甄家的朋友就可以了,其他的体不稳的吊死鬼又打晕了过去。

  灵官见状“咦”了一声,徐浪忙问:“怎么了?”

  “这个小丫头,很有潜力啊!”灵官道。

  徐浪一笑,他现在疲惫到了极点,也没精力管这个,只是砍了一根歪脖子树的树枝,作为吊死鬼的寄魂之物,一行人就回到了灵车上。

  他把陈仲伟塞进座位底下,然后草草包扎了一下自己的伤口,就回了深夜乐园。

  ……

  刚一进走廊,他就看到洪刚尽责地坐在会客室的门口。

  看到徐浪满身伤痕的回来,洪刚露出了错愕的表情,但眼见徐浪一脸的疲惫,他也识趣的没有多问。

  徐浪从洪刚点了点头,算是了然了他的好意。然后推开会客室的门,径直走了进去。

  会客室里,张孝杰依旧鼾声如雷,全然没有要醒过来的意思。

  徐浪无奈走上前去,在他脸上拍了拍,“醒醒,杰少。”

  “唔,怎么了?”张孝杰悠悠醒来,睡眼惺忪,声音里充满了疲惫。

  “带我去季悦酒店。”

  徐浪简短道,“女鬼的事今天我就能给你收尾了,不过场面可能不太好看,你先打个电话回去,让人提前清下场,再找几个信得过的人守在门口。”

  张孝杰抓起桌上的杯子,一杯冷水淋在自己头上,醒了醒神,这才听明白徐浪在说什么。

  “没,没问题。我打个电话。”

  趁着张孝杰打电话的空档,徐浪出去让洪刚给找了块大油布,把陈仲伟的躯体捆成了粽子,转移到了自己的破皮卡上。

    再三确认季悦酒店那边已经准备好之后,徐浪直接驱车带着张孝杰一起出发。到了之后也不停留,扛着油布包直奔三楼。

  “哗啦”,油布包一散,陈仲伟重重地摔在地上。

  “这……是个活人?”

  看着都快烂成腊肉条,仿佛烫了毛洗一洗就能直接下锅爆炒的陈仲伟,张孝杰惊得连连后退,直到背靠了墙才勉强站定,“你,对,对他做了什么?”

  “没什么。人还活着,嗯——其实怎么说嗯,他也不能算是个活人吧。”

  徐浪低下头,怜悯地看了一眼脚下的陈仲伟,斟酌了一下语言。

  陈仲伟用他仅存的一点力气,恶狠狠地回瞪了徐浪一眼。

  “自作孽,不可活啊!”

  徐浪见状叹了口气,“都到这步田地了,居然还不知悔改。果然是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

  他转头对张孝杰道:“你先下去吧,多的也别问了,这里面情况有点复杂,反正你知道这家伙是你们季悦酒店闹鬼的罪魁祸首就行了,今天我把他带来了,你们酒店的怨气自然就会消弭,以后都不会有事了。”

  “好吧。”张孝杰深吸一口气,背靠着墙壁,挪出了走廊,直到走廊拐了个弯,他才背过身,快步下了楼。

  徐浪面对着空荡荡的走廊,大声道:“沈兰洁,害你的人我已经如约给你带来了,还不现身一见!”

爱才的黄茹娟给包文春安排到学校招待所住宿,还自费为他交了伙食费,叫他到学院教师食堂吃饭,包文春感激不已。当年她就是这样无私的帮助刘晴芳,最终走进国家最高音乐圣堂的。

给老李的是一份只有两百多页十万字左右的书稿,是改编一部经典获奖名著的一小部分,他千年积淀的心智近妖,考虑很成熟,这本类似于《平凡的世界》的新作《槐树湾的春天》,沿用它现实主义风格和白描语言,修改了原著情节、人物和环境,这是盗版剽窃的最高境界,偷取意境才是高手高手高高手。即便原作者王卫国已经拿出初稿了,见到这本《槐树湾的春天》,也不能说和自己有关系。

包文春住了两天,继续完成《槐树湾的春天》后续部分的书稿。二十七号傍晚,他还是搭乘公交来到包爸的住处,青山区红钢城十四街的单身宿舍。见到儿子来了,刚下班的包爸目光复杂的看了一眼,还是很高兴地说:吃饭了没有?出去吃饭吧!

包文春一阵心酸,若无其事地笑着和周围的叔叔伯伯打招呼,说:“这都什么时候了,早吃过了!我就是来看看你,过几天就回去。”

包爸住在四楼,四个室友来自不同的单位,但他们基本都是同一家乡的。邻县的戚伯伯就问:小子!今年的考试怎么样啊!有把握进县高中吗?

包文春笑着说:“戚伯伯!正是觉得考得不错,才敢出来放放风,见见世面哪!”

“那得好好转转,看看黄鹤楼、归元寺、动物园、就怕你腿疼跑不动了!”

“不怕!明天就去看看景点。”

包文春不知道谢宏忠有没有把《淡淡幽情》专辑里的十二首曲子搞出来,但他知道,那些曲目名字确实已经选出来了。记忆中的资料显示,那八位被邀请的作曲家当中,在今年秋天到来之前,至少有七位还没有把配曲做出来。

据后世的没事干的人做的投票统计,中华五千年文化史里,古诗词的浩瀚星海当中,最明亮的最受人追捧的那颗明珠,当是苏轼的《水调歌头-明月几时有》,能不要脸的为它编曲,把经典盗版到自己名下,给自己脸上贴金,足以奠定自己在乐坛的地位了。

第二天上午,包文春独自坐在单身宿舍里,快速的抄写二套寄给宝丽金的曲谱,第一套十二首是选择性地盗版八三八四八五年香港中文歌曲金榜榜单曲目,第二套十二首中,就有《淡淡幽情》中的经典曲目六首,加上后来的另外古典诗词配曲六首,凑够一个专辑的数目,写完后,附信指名为邓丽君定制曲目,匆匆送到附近邮局挂号寄出。然后跑到附近公园里,趴在长凳上继续写字。

包文春每晚都是天黑看不见人才回来,叫嚷腿疼,那是石凳上坐着蜷缩的原因。和包爸同住两夜,就说要回家。包爸给了十块钱,他没有客气,背着书包就走了。

他当然不会马上回去的,今天是六月二十九号星期六,学院在明天举办汇演,他要住进黄教授安排的招待所,继续自己的抄袭大业。

递给李老师的书稿只是这次带来的两部书稿中的一部分,《槐树湾的春天》描述在改革开放春风中,农村面临改革机遇大潮,主角的精神面貌改变的历程。这只是书的开头一部分,大约十多万字,书稿中写有故事梗概和大纲以及人物关系表,计划全本一百万字,分两部完成,只要审核通过,他有信心在暑假里完成这本小说的前半部分。

另一部小说也是乡村题材,名字是《春秋岁月》,是描写家庭亲情关系的,摹写对象是电视剧《咱爸咱妈》的农村版。老李和老王看到那份手稿,觉得不错,就过来看看,还带来一捆的稿纸和两盒圆珠笔芯,保证包文春不会断炊。

这两本书以前自己都改写过,还获了大奖,这次拿出来,除了写字累手之外,还真的没有什么压力。

老李真的带着王石明找到音乐学院招待所,却扑了个空,包文春被黄茹娟带到排练厅,与乐队合练彩排明天的汇演节目去了。

今天的彩排也搞得很正式,黄教授要亲自监督录音,准备向北京同行推荐这两首佳作。

包文春对配器却不满意,几十个人又吹又拉的搞得怪热闹,就是不能表现自己的意图,或者说,和自己记忆中的编器有差距。

黄教授也是精明人,从包文春能熟练玩琴的手法断定,他也是一个素养极高的音乐人,见他面色和情绪不太高涨,就拍拍手,对乐队的十几个人说:“大家静一下,我来介绍下,刚才演唱的这位小同学就是这两首歌的词曲作者,我们听听他的建议。”

包文春毫不客气,该张扬的时候一定得张扬,说:“这两首歌,一首是表现少年努力奋斗的励志精神的,一首是描写军人夫妻之间月下对话的,咱们先说第一首...

沈杰看到她身影忙碌的又从冰箱里拿来一袋子的蔬菜,

  他满脸笑容的对她说道:“真好,我跟你说.女.人这样烧饭,没有哪个男人看到会不喜欢的。”

  她的侧脸是那么的好看,以至于他这一刻对现在这样的生活状态非常的满.意。

  连看视.频的时候,正好看到精.彩的地方,那种激.情.都增加了一个程度。

  她没有讲话,还在拿着手机想着要准备哪些配料。

  沈杰能感觉得到,在自己说了这句话以后,这个.女.人好像自己得到了领.导鼓.励了一样,明显比刚刚更有.劲.了。

  他.脚.上头的那盏吊顶的五个大灯给整个房间笼罩上了一层柔.和的白光,

  这暖.色.调的被单和床铺和那一整套欧式的米.白.色.的大家居,

  他就觉得此刻是如此的温暖和舒心,

  人生最美好的时光就是和自己深.爱.的.女.人住.在一个屋檐下,又有一个满怀期待的事业和未来,

  只要顺着这条路一直走下去,

  他想想过去努力了那么多年,才会有今天的回报。

  齐惠在厨房的台子上切.菜的时候忽然想起口袋里好像有他给的东西,

  她第一时间把.刀.放下,在手上搓掉了.肉.沫,

  她掏了一下自己的口.袋,就几张被攥的皱.皱的餐巾纸。

  她想起来自己的包里好像有在外面那家披萨店买的还剩一小半的披.萨,

  当然还有那个.男.人在地铁口那家valley.花.店特意给她买的一束.粉.色.的玫.瑰.花,

  那雨夜下的美好记忆到现在依然历历在目的出现在的脑海里,

  以至于她对着面前半开的玻璃窗,这个高.挑.的.女.人的轮廓,那么清晰的呈现在那儿,

  ‘怪不得会有那么多.男.的喜欢,要是我,我也喜欢。’她心里想到。

  她还真怕他看见,他有时候真的很神.经.质,对这些特别敏.感,经常会.干.出一些她自己都预料不到的事情。

  为了掩.饰自己的行.为,她在厨房和房间的进.口伸.过头看了一眼他。

  他果然抬头瞄了过来,“怎么了?烧饭还不忘朝我这儿望一眼。”

  他脸上还有笑容。

  “跟个孩子一样。”她说道。

  就趁着这个时候,她快速的往房间里走进.去,

  她的白.色.帆布包就挂在那个大衣柜靠门的侧边挂钩上。

  “辛苦你了。”沈杰真心.诚.意的又说道。

  把她吓.了一跳,她回过头看他的那片刻,自己都能感觉到她还是.僵.着.脸的,

  这个男.生正趴.在那儿看视频,脸上笑的别提多开心了,

  她立即把那朵.花.折.弯.往自己的.怀.里塞.了进去。

  这一刻的心里就感觉.喘.了一.口.大气一样,这清冷的空气都激到了.肺.里面,她忍.不住轻.咳了一声。

  在走往阳台去的时候,她就看到iPad里.面是一个长相.清.甜的.女.生刚伸.出右手食指在介绍着她身.后的雪山,

  她身上都.裹.上了一层暖.色.调的棉.衣,屏幕上有‘庐山’两个字。

  这个.男.人一看就.入.迷.了进.去。

  她以前追他的时候,就曾经跟他说过:

  “我们.女.生都喜欢谈你这样校园里.男.生。如果能提前认识你,我从心.底里都不想遇见那一个.男.的。”

  她当然说的有多.情.真意切的,

  以至于沈杰一直都坚定的认为她.说的没有任何违.心的。

  谁不想找一个学校里的.美.女,又清.纯.又.干.净.的。

  当喜.欢.到一定程度,很容易就会经常想起她的过去,心也更.痛。

突听一人道;.这里可有姓锺的嘴、轩辕三光两人嘻嘻哈哈的纠即使曾笑能避开姜谷铭的第一刀停香点点头,道:这种针虽细,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玉兰殿》。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无双剑主

别拦着我

无双剑主

黑云仙帝

无双剑主

仓狼

无双剑主

最强0突

无双剑主

果核之王

无双剑主

胖小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