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有点刺激》。

在此岛上,在他统辖之下,谁的心智清醒,谁便是疯子者,何也?以其不推本末,不知先后。;而于今之务众矣,所当

就这样,一个小时的时间过去了。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朱广轩,终于是突破完毕了。

朱广轩这一次也早就该晋级了,毕竟,他在扶持计划排位赛中,也是获得了不少的资源,有这样的情况,也是很正常的。

要不是他一向喜欢筑牢地下休闲娱乐区里接受电子竞技培训的人。

当时赵盘还以为他们都是沉迷游戏的网瘾大爷,内心稍微轻视了一把。其实人家随便哪个人都能虐得他爹妈都认不得。

为了名正言顺地提拔这些心腹成为星舰指挥官,马丁打算搞一场公开的模拟作战演......

第二天。

有心人发现,聚财典当行居然真的关门了。

今天早上,李慈奇和柳一刀、王大佑等人才相继在圈子里发声谴责聚财典当行,结果到了中午,徐雍和徐青就把聚财典当行仓库里的东西全部打包,开着一辆货车离开了。

所有人都以为徐雍是被吓住了,却不知道,吓得他失魂落魄的是江远。

相反,江远的‘万宝楼’名气则越发大了一些,至少已经有慕名前来光顾的客人,而不是走过路过,看见是个古玩店才进来逛逛。

就比如现在,一名穿着黑西装的男人正端端正正地坐在铺子里。

刘诗琪见江远停下摩托,连忙跑到门口,拉着江远小声道:

“江大哥,里面那个人来了两三次,说是要找你帮忙鉴定一样东西。”

江远探头往铺子里看了一眼,疑惑道:“莫师傅不是在吗?以莫师傅的眼力,大多数的古玩都能够鉴出个真假来。”

“莫师傅也说替你去看看,”刘诗琪脸上满是担忧,“可里面这人不同意,说一定要请你。”

“开始我还以为他是来闹事的,就让两个在店里帮忙的兄弟请他出去,结果一言不和就动手了,那两个兄弟还被打伤了。”

江远目光一冷,“伤得重吗?”

“一点儿皮外伤,”刘诗琪摇摇头,“然后我去酒吧找了朱大哥,他说还是等你回来看看再说,免得误了生意。”

江远冷哼一声,“不做这一笔生意也无妨,既然打了人,我就要好好问问他,看他怎么说!”

“对了,今天酒吧没人过来店里帮忙吗?”

“来了,”刘诗琪点点头,“昨天莫师傅收了一套晚清的桌椅,今早就被人买走了,他们帮着送货去了。”

江远点点头,带着江远走了进去。

莫师傅坐在一边喝茶,看见江远就冷哼了一声,“你小子现在有点儿名气了,人家信不过我的眼力。”

江远哈哈大笑,“莫师傅,别人不知道你的造诣,我还能不知道啊。”

“论眼力,我都要甘拜下风呢。”

莫师傅心里这才好受一些,“人家看不上我,我也懒得跑那么一遭,你自己去谈吧。”

江远上前给莫师傅添了茶,这才转身走到那名黑衣人面前坐下。

“你就是江远?”

这人的声音很冷漠,听得江远不舒服。

“就是你打伤了我两个兄弟?”江远冷冷地看着这人,“你的生意我不做,并且,我需要你给我个解释。”

这黑衣人眉头一皱,“是你店里的人先动手。”

江远看向刘诗琪。

刘诗琪有些不好意地点点头,“我以为他是来闹事的,都怪我。”

“没事儿,”江远笑了笑,“不用自责,误会嘛。”

说完,江远对着这黑衣人抱了抱拳,“一场误会。”

黑衣人点点头,继续道:“听说你在古玩一道上很有些造诣,我们老板有一件东西,想请你去一趟,帮忙掌掌眼。”

江远点点头,“既然你都来了好几次了,我也不好拒绝,走吧。”

黑衣人这才起身,带着江远走到店外头,就见他招了招手,不远处的一辆黑色桑塔纳就开了过来。

坐上车,江远满脸好奇地问黑衣人,“你们老板是谁啊?我们要去什么地方?”

“你去了就知道了,”黑衣人轻飘飘了地说了一句,却是让江远对他口中的老板越发好奇。

搞得这么神秘?到底是滨海哪号人物?

车子穿过市区,直接到了滨海北边的郊区,然后又开上了一条小路,穿过一个小村子,直到下午三点多才停在了一个乡间院子外头。

江远看了看身后绿油油的农田,又看了看紧闭的院门和高高的院墙,不由得眉头一皱,“你确定是请我来鉴宝的?”

黑衣人点点头,对着院子里喊了一句。

院门被人从里面拉开。

两个同样穿着黑西装的人看了江远一眼,目光里多少有些诧异。

他们都知道老板派人去请的是一位古玩造诣颇高的老板。

却没想到,会是这么年轻的一个小伙子。

江远也在打量这个院子,院子倒是不小,可除了一颗银杏树之外别无他物。

带江远来的黑衣人指了指那三间平房,“请吧。”

江远跟着他走到中间那件平房门口,就见他敲门恭敬道:“三爷,人请来了。”

“进来吧,”屋子里传出一个略微沙哑低沉,却充满了磁性的声音。

黑衣人轻轻推开门,示意江远进去。

江远却是先探头进去打量了一眼。

屋子不大,约莫只有三十几个平房,却很是干净整洁。

准确的说,是因为房间空荡荡的,只有一套黑色沙发摆在屋里最里面靠墙的位置。

沙发上坐着一名约摸着有五十来岁的中年人,穿着一身灰色西装,披着黑色貂皮大衣。

这中年人留着平头,头发却白了一半,额头上和脸上也有不少皱纹,虽说打扮得精神,却依旧难掩岁月的痕迹。

他左手拿着一个翡翠烟斗,右手端着杯红酒,正满脸笑意地看着江远。

“请进吧。”

江远点点头,走进了屋子。

在这人面前坐下,江远直接开门见山道:

“在下孤陋寡闻,可滨海叫得上号的人物我多

北契铁林军千夫长魏东峻。

满脸羞愧,向龙青云拱手作礼,示意感谢,然后转身走下了舞台。

“铁笔书生”韩秋雨蓦然一怔,看到眼前卓然站立的居然是一个十六七岁的少年。顿生好奇之心,一脸讶然地盯着龙青云。

龙青云收起湛卢剑,迈步向前,向韩秋雨躬身行礼,道:

“晚辈龙青云拜见韩前辈,刚才事出紧急,还望前辈多多包涵!”龙青云谦逊有礼、仪态得体。

韩秋雨万分惊诧,双眸直视龙青云,朗声道:“龙青云?你可是西湖论剑的冠军龙青云......

这时落日的最后一道光,也正照吴斌,只是因为他们离我们太近四面的墙壁,竞也完全是紫铜所!这大汉瞪着他,瞪了半天,突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有点刺激》。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哪有那么容易

凡尘溪

哪有那么容易

阿丘莫

哪有那么容易

谢千钧

哪有那么容易

流浪豌豆

哪有那么容易

thaty

哪有那么容易

失落的喧嚣